Ma Yun I’m lucky with my Alibaba-ca1835

Ma Yun: I’m lucky with my Alibaba. "I’m lucky with my Alibaba.". When someone sang the Alibaba, I told the staff that we weren’t that bad. When Alibaba’s market capitalisation is at the top of the world, I’m telling employees that we’re not that good." Ma Yun Zhang Liwen, 2015, "Internet plus" has become the hottest keywords under the new normal, "Ma Yun" has become one of the most popular internet name card. This year, the Internet was officially upgraded to the height of the national strategy. In March, the Chinese Premier Li Keqiang in the "government work report", making "Internet plus" action plan, guide the Internet enterprises to expand the international market requirements. Thus, Chinese into integration and innovation as a symbol of the "Internet plus" era. This year, St Petersburg, Switzerland and Davos from Russia to the United States of Seattle, France Paris, Wuzhen and Beijing to China "double 11 Tmall global carnival night" stage…… Alibaba chairman of the board of directors Ma Yun activities at home and abroad radius continues to radiate. As one of China’s outstanding Internet entrepreneurs, he stands in the middle of the world and gives us "voice". Ma Yun, the Internet leader who has been endowed with various labels such as wealth, inspiration, entrepreneurship, innovation and his Alibaba, is the epitome of China’s Internet development over the past 20 years. The Internet has created Ma people, Ma also accompany, witness and write the growth and dream of China’s internet. In one hand, 91 billion 200 million dollars in the future, a night of revelry – in November 11, 2015, the bright figure once again verified the commercial power of the Internet, while Ma Yun and his Alibaba were the dealers in the carnival. In 91 billion 200 million behind, is the highlight of the new consumer Internet Plus + new entity, is a multi screen mobile phone + TV + network integration, is a training – Internet plus commercial infrastructure – 7 years, "double 11" gradually from a casual online shopping Carnival an additional counter attack into the spirit of the Internet business culture. Ma Yun said, "double 11" will last at least 93 years!" However, one hundred years is too little, to fight. In fact, since 2014, to $25 billion IPO on the NYSE bell, Ma Yun’s voice is larger. For more than a year, Ma was invited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 Petersburg International Economic Forum, Davos forum, APEC summit and other international economic event, with Putin, Obama and other leaders and entrepreneurs dialogue global economic and environmental issues. Following the pace of President Xi Jinping, he participated in the Sino US internet forum in Seattle, the UN climate change conference in Paris, and the second world Internet Conference in Wuzhen. At the meeting, he was talking about, the opportunity lies in the future, while the Internet is in order to solve the problem of the future to. He was the "Clinton Global Initiative forum is the special guest, British Prime Minister of economic affairs adviser only a Chinese entrepreneurs, and even become New York global women’s summit only global entrepreneurs. The American Time called him "Crazy Jack", but his micro-blog notes only wrote two identities: the countryside

马云:我和我的阿里巴巴是幸运的   “我和我的阿里巴巴是幸运的。当有人唱衰阿里巴巴时,我告诉员工,我们没有那么糟。当阿里巴巴的市值高居世界前列时,我告诫员工,我们没有那么好。” —-马云   张莉 文   2015,“互联网+”成为新常态下最热的关键词,而“马云”也成为最具风头的互联网名片之一。   这一年,互联网被正式提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3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制定“互联网+”行动计划,引导互联网企业拓展国际市场等要求。由此,中国进入以融合创新为标志的“互联网+”时代。   这一年,从俄罗斯圣彼得堡、瑞士达沃斯到美国西雅图、法国巴黎,再到中国乌镇和北京“双11天猫全球狂欢夜”的舞台……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国内外的活动半径也在持续辐射。作为中国杰出互联网企业家之一,他站在了世界的中央,发出“我们”的声音。   马云,这个被赋予了财富、励志、创业、创新等各式标签的互联网领军人物与他的阿里巴巴正是中国互联网20多年发展的缩影。互联网造就了马云们,马云们也陪伴、见证和书写着中国互联网的成长与梦想。   一手初心,一手未来   912亿元,一晚狂欢――2015年11月11日,鲜亮的数字再次验证了互联网的商业力量,而马云和他的阿里巴巴正是这场狂欢的操盘手。   在912亿的背后,是互联网+新消费+新实体的彰显,是网络+电视+手机的多屏融合,是一次互联网+商业基础建设的练兵――7年,“双11”逐渐从一次偶然的网购狂欢逆袭成一种附加了互联网精神的商业文化。   马云放言:“‘双11’至少还要做93年!”然而,一百年太少,朝夕待争。实际上,自2014年以250亿美元IPO在纽交所敲钟后,马云的声音更大了。   一年多来,马云受邀参加了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达沃斯论坛、APEC峰会等国际经济盛会,与普京、奥巴马等各国政要和企业家对话全球经济和环保议题。他跟随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步伐,参加了西雅图的中美互联网论坛、巴黎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乌镇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会场上,他侃侃而谈,机会在于未来,而互联网是为了解决未来而来。他还是“克林顿全球倡议”论坛的座上宾,也是英国首相特别经济事务顾问里唯一一名中国企业家,甚至还成为纽约全球妇女峰会上全球唯一的企业家代表。   美国时代周刊称他是“Crazy Jack”,但他的微博备注只写着两个身份:乡村教师代言人和TNC(大自然保护协会)全球董事会董事。一个昭示初心,不忘从何而来;另一个则表露了对未来的关切。   不忘初心,方如初见,“云端之上”的马云并非遥不可及。借由微博,人们可以看到马云“接地气”的一面。他会分享自己的行踪和感悟,也会晒他吃的小龙虾;他会为淘宝创业者红玉姑娘的离世而哀悼;也在广州恒大赢得2015亚冠决赛时提供过表情包。   着眼未来,才能把握先机,马云把阿里巴巴的成功归结于对市场的超前判断。教师出身的马云爱好演讲,金句不断。类似“马云都说了什么?”的句式总能成为高点击率的新闻标题。2015年,他一言一行也频频见诸国外媒体的头版头条。在他的演讲中,战略和梦想往往是最能打动听众的杀手锏。   “20年过去了,WTO时代为大企业服务,未来20年, EWTO时代应该帮助小人物们。如果我们不能改变,那将会成为所有人的灾难。”马云在APEC峰会上对全球的商业领袖讲他的互联网梦想,探讨如何通过电子商务帮助发展中国家,帮助小人物,帮助中小企业。   “如果地球病了,没有人会健康。”马云是巴黎气候大会上唯一发表演讲的中国企业家,“今天,我们不应该再争论谁对谁错,谁应该承担更多责任!今天,我们应该讨论的是谁有更好的办法来分享。”他的演讲甚至打动了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互联网必须是一个生态,这个生态必须由多物种组成。”马云明显感受到2015年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与第一届的不同,他说,互联网已经把人类变成了共同体。   由此可见,当马云作为中国互联网的代表站在世界舞台上,宣讲中国企业家对发展经济、消除贫困、环境保护、世界和平和促进社会发展等全球议题的思考时,中国互联网力量已经不再仅限于次维空间里的营营役役,他们的眼界已经和中国的大国意识与责任同步升华,跻身于国际互联网势力榜的前列。   二十年,一个梦   中国互联网20年,阿里巴巴16岁,他们几乎同步走过一个梦想与泡沫齐飞的时代。20年,互联网在中国完成了从技术、信息、商业到公共生态的进化。据统计,截至2015年6月底,中国网民数达6.68亿,互联网普及率48.8%,居世界第一。   2015年7月4日,《国务院印发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提出我国“互联网+”行动总体目标是,到2018年,互联网与经济社会各领域的融合发展进一步深化,基于互联网的新业态成为新的经济增长动力,互联网支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作用进一步增强,互联网成为提供公共服务的重要手段,网络经济与实体经济协同互动的发展格局基本形成。   16年,阿里集团辗转腾挪终于登上美国纽交所,目前市值2000多亿美元。如今,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一大网络零售市场,中国电子商务市场交易总额从2004年的不足1万亿元增长至2014年的13.4万亿元,十年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30.6%。2015年前10月网络零售总额已达2.95万亿元。电子商务已经逐步成为互联网经济最为活跃的领域。   “互联网改变了全球电子商务的格局。”马云说,他和他的阿里巴巴是幸运的。当有人唱衰阿里巴巴时,他告诉员工,“我们没有那么糟。”;当阿里巴巴的市值高居世界前列时,他告诫员工,“我们没有那么好。”   马云和十八罗汉的创业史已经为很多人所熟悉。他们是一群出身草根的普通人,1999年自掏腰包凑足的50万元起家。由于在当时的中国,互联网概念超前,创业初期处处吃闭门羹。融资过程也是一波三折,2001年马云到美国硅谷试融资,却因阿里巴巴的商业模式未在美国有成功先例,而被30多家风险投资拒绝。   “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会很美好,但绝大多数人都死在明天晚上。”这是马云作为“创业导师”给后来者留下最残酷也最刻骨的一句话。   马云他总结阿里巴巴成功有这样3个要素:1对未来有不同的坚持;2聚集各类优秀人才,共同成长;3不怕犯错误,有足够的耐心从错误中学习,变成营养。   “你有什么,你要什么,你放弃什么。”这是一位高人给马云的启示,很多演讲中,他多次提及。而中国互联网这20年的发展史也是在这三个问题中大浪淘沙而来。从一开始的好奇、担忧与被动接受,到积极创新、垂直细化和主动诉求,直至上升为国家战略,中国人对互联网的态度是一个高速却渐进的过程。   正如马云所言,互联网这个世纪大变革的技术,做了很多昨天做不到的事情。从电子邮件、门户网站、电子商务、分类信息、网络视频、社交网站、移动互联,猝不及防之间,互联网已经带着层出不穷的新鲜概念深入到每个人生活的细节和社会主体的每个角落。   概念与泡沫共生是互联网与生俱来的。1995年至2001年间,发端于欧美股市的互联网投机泡沫,也在亚洲多个国家包括中国相继出现。当时的互联网泡沫危机甚至逼迫腾讯进入最困难的时期,曾险些把开发出的ICQ软件以60万元的低价卖给深圳电信数据局。   2015年,在“互联网+”政策的推动下,很多与互联网相关的科技股、概念股、传媒股等持续波动,创业板、新三板热闹不断,BAT大佬们也频频出手跑马圈地,互联网泡沫是否会再度来袭又成为一大议题。   有分析认为,此泡沫非彼泡沫。“互联网+”没有泡沫,还有巨大的价值有待挖掘,但具体到某些公司尤其是创业公司,他们的估值是存在泡沫的。   那么,互联网+的巨大价值向何处求呢?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指明了方向:新兴产业和新兴业态是竞争高地。高端装备、信息网络、集成电路、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医药、航空发动机、燃气轮机等重大项目,把一批新兴产业培育成主导产业。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引导互联网企业拓展国际市场。打造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和增加公共产品、公共服务“双引擎”,推动发展调速不减势、量增质更优,实现中国经济提质增效升级。   “未来的互联网经济应该是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结合在一起,才是真正的共赢。”在纽交所上市后,曾有位外国驻华大使问马云,“你们的梦想已经实现了,下一个梦想是什么?”马云回答道,“阿里巴巴的梦想远没有完成,我们希望做一家102年的公司,现在刚刚过去了16年,还有86年要走。未来的86年,我们真正的梦想是成为别人梦想的支撑。”   DT时代,让别人强大   他认为,第一次技术革命是体能的释放,是让人的力量更大,第二次技术革命是对能源的利用,使得人可以走得更遥远。而第三次技术革命是IT时代走向DT时代。   “从现在往前推的二十年,是互联网技术突飞猛进发展的二十年,未来的三十年是互联网技术如何融入到应用社会方方面面的三十年,这三十年才是真正创业巨大的机会。”马云的眼光总是望向未来。   所谓DT时代,即Data Technology时代。马云认为,人类社会正在进入一个新能源时代,这个时代核心资源已经不是石油,而是数据。“未来的数据是一种生产资料,而未来的生产力就是计算能力和所有创业者的创新能力以及企业家精神。”   2015年10月26日,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实现“十三五”目标的五大发展理念: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其中,国家大数据战略与网络强国战略、“互联网+”行动计划,发展积极向上的网络文化,拓展网络经济空间,促进互联网和经济社会融合发展等目标一同在列。   工信部表示,将围绕建设数据强国,从以下七个方面全面推进大数据产业发展。一是贯彻落实国家大数据战略,做好大数据产业发展的顶层设计;二是支持大数据关键产品研发和产业化;三是促进大数据与其他产业的融合发展,与《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等国家战略协同;四是推动大数据标准体系建设;五是大力促进大数据应用,建设大数据综合试验区,支持地方开展大数据产业发展和应用试点;六是加强大数据基础设施建设;七是完善大数据制度法规。   据专业机构统计,目前国内已基本形成“上游数据资源+中游产品技术+下游应用服务”的大数据产业体系,全国有200多家大数据企业,包括大数据软件、硬件及专业服务的直接产值今年有望超过110亿元。   “IT时代是让自己强大,DT时代是让别人强大。”马云认为,中国未来的竞争是一个计算能力的竞争、处理海量信息的能力,没有强大的计算能力其他都是空谈。DT时代不是一个技术的变革,而是思想的变革。“只有思考未来,关注年轻人,才能把握未来。而真正的升级,在于人才的升级,思想的升级,文化的升级。”   命运共同体   互联网将人类引向何方?中国又企盼什么样的互联网世界?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探讨的命题其实就是正在发生着的未来。   习近平出席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式致辞时强调,网络空间是人类共同的活动空间,网络空间前途命运应由世界各国共同掌握。各国应该加强沟通、扩大共识、深化合作,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较之前几个月,习近平参加中美互联网论坛时所强调的“具有高度全球化特性”,“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提法体现出我国对于网络空间的战略主张更具体,发展方向更明确。   中美互联网论坛时,习近平更多的阐述了中国要怎么办。比如中国倡导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主张各国制定符合自身国情的网络公共政策,重视发挥互联网对经济建设的推动作用,实施互联网+政策,鼓励更多产业利用互联网实现更好发展。   而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习近平则强调了推进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应坚持的原则。包括尊重网络主权、维护和平安全、促进开放合作、构建良好秩序。   “去年,我们这儿只是互联网业界的聚会,今年,出现了很多新的面孔:有国家元首,有非通信行业的学者,还有各行各业的人。”马云也亲身感受到了第二届互联网大会的特别之处。   关于互联网公司与政府间的关系,马云有句名言In love with the government, but don’t marry them(和政府谈恋爱,不要结婚!)在2015年的达沃斯论坛上,马云再次提到了这一观点,“在中国做e-commerce,不要跟政府搞关系。一般政府过来跟我说,马云这有个项目你做不做,我一般都说我不做,我可以介绍其他人给你。如果他们一直跟我说,我会说,好吧,我做,但我不收钱,只是下次别来找我了。”   但从马云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闭幕式上的演讲来看,他对如何与政府谈恋爱,在什么领域和政府谈恋爱,也有了新的思考。   2015年11月30日,巴黎气候变化大会开幕当天,马云即联手比尔・盖茨、扎克伯格等27位全球顶级企业家投资数十亿美元发起清洁能源计划。而该计划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集合政府与企业的力量”。   马云也非常认同习近平关于“共同体”的论断。他把互联网治理的特性比作乌镇的水。“水,第一是无所不达、互联互通的;第二是清澈透明的;第三是要共同治理的。所以,水不是谁能管好,而是需要共同治理。”   (杨小淼对本文亦有贡献)相关的主题文章: